漫谈医药行业概览: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二)

上海英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20-01-10 本文章36阅读

(一) 医药行业钱从哪里来:


接下来我们看流进来的钱会流向哪里呢?这个有好几块,也有好几个维度,我们先看两个相对比较重要的维度:一个是药-械-服务-周边;另一个是公立医院-民立医院-外部的自我诊疗。


纬度一:药-械-服务-周边

先看第一个,它有多少流向了药和械,有多少流向了服务,有多少流向了周边


1)药。药还会增长,但是会有个药占比下行的问题。因此,药肯定要分化,就是有些药未来是要承压的。

假如整个行业4万亿,药1.4万亿左右,药占比其实挺高的。中国人爱吃药,这个跟文化有关的,亚洲人好像都爱吃药。这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因为爱命。这个也有一定文化因素,也有一定阶段因素,就是我们的药占比到韩国这种发展水平,它确实会是下降的。但是韩国的药占比依然比他同水平的北欧国家要高很多,北欧那边人就跟不要命了一样,不爱吃药一点。这个是一个特点,其实‘药’,还会增长,但是会有个药占比下行的问题。 药肯定要分化,就是有些药,未来是要承压的。药占比不可能让你不断上去的。它要更多的钱给医生,给护士。很简单,护士,中国的百万人护士比例是远低于海外的。你把护士人加上去,护士工资又增长快,这块肯定要挤占掉资源,而且大盘子就这么多嘛。那块服务增长快了,这边药要受点压力。


药这边,创新这块是没有问题的,有些好药也会增长,但是,有些水分大的地方肯定会被挤的,比如说那些所谓品牌仿制药,氯吡格雷比海外还贵,比美国还贵。你一个仿制药比美国贵,你什么意思嘛!这些肯定都要会被挤出一些水分的。


2)械。医疗器械跟药一样有类似的问题,好处是医疗器械占比其实不高,尤其是高值耗材。

医疗器械这边,其实也有类似的问题。但是医疗器械,好处就是中国的医疗器械占比其实是不高的,所以医疗器械系统性下行的压力会小很多。所以医疗器械作为整体其实会比药要好点儿,这里说的是增长。但利润水平,可能会是‘好的药’好点,因为有个‘保护金矿跟保护路径’的问题。对于药,那个‘分子金矿’一出来,阿达木单抗,你十几年不能弄; 你雅培的全可降解支架,我乐普很块就跟上来了,只要路径不同即可,这个没办法的。但是增速,其实医疗器械比药还是会好一点。其中,尤其是高值耗材。未来很多年都会是一个二十几的增长:这个就很舒服了,二十几的增速很高了。药跟械,药是1万多亿,械可能是四千亿,加在一起占整个盘子的四五成。


3)医疗服务这块有历史因素在,很难完全市场化,可投标的相对有限。


然后医疗服务这块其实有个历史因素在这,所以实际上它很难完全市场化,我们可投的会有限一点。民营专科医院是可以的,公立医院其实可投标的还是比较少的。


4)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各种周边会慢慢出来,并发挥提高效率的效用。

然后还有周边。社会分工肯定是越来越分工的,这会导致一个什么情况呢? 好多周边都会出来:IVD,比如金域医学,你医院自己弄效率多低啊,都到我这里一起测,成本节省一半呢。 比如说药店,不用在医院买了,来我这药店或网上药店买吧。还有很多,比如:你的药要配送过去吧,九州通给你配送。你要卖药,老百姓给你卖。然后还有很多比如:研发,你自己研发效率多低啊,我帮你研发吧, CRO药明康德。你自己生产率多低啊,我帮你生产吧,CMO 凯莱因。还有信息系统,医院你自己搞信息系统费劲效率不高,我给你搞信息系统,帮你搞软件什么的。这就是周边服务,依附于药、械跟医院的,慢慢的会出现并起来。


维度二: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自我诊疗

第二个维度是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自我诊疗,这也是个趋势。


公立医院占比最高,但增速低;民营医院增长很快可能会推动行业结构变化。

公立医院占比是最高的,七八成,但它增速是很低的。其实民营医院增长很快,这个其实会改变格局的。民营医院的人它会给你抠价格的。国产公立医院有优势就是性价比有优势。2017年,二三级公立医院2.3万亿(其中三级住院是最大市场全年应该略超1万亿);民营医院,零售药店,基层医疗,可能差不多都是4000亿左右;这里合计3.5万亿。


民营医院诊疗人次和出院人次占公立医院差不多15%-20%,但这块增速一直比公立医院高,民营医院慢慢会占比上来的,慢慢地可能会推动行业结构变化。


延伸 - 费用数据结构有现实意义:三级公立住院易诞生大品种、大公司;诊疗次数增速低于行业支付能力增速,奠定医疗消费升级基础。


先列几组数字:


门诊: 2017年前11月,三级公立医院约4600亿,二级公立2300亿,合计7000亿,年化是7500亿元。


住院: 2017年前11月,三级公立医院住院约1万亿(假设次均费用稳定假设出院数等同住院数),二级公立医院住院4000亿,合计1.4万亿,年化1.5万亿。


住院是比门诊市场大得多,而且三级医院也确实比二级医院大得多。二三级公立医院门诊+住院,年化合计有2.3万亿。剩下的:1.二级以下的基层医疗机构;2.民营医院;3.社会药房;4.妇幼-疾控等特殊医疗机构;5.其它医疗支出。


零售市场,2016年3700亿可比增速9.5%,2017年假设9%增速,差不多正好是4000亿。


2016年卫生总费用是4.6万亿(2015年是4.1万亿)、2017年估计得超5万亿。这里与我们上面算的3.5万亿有1.5万亿的缺口:1、还有一些疾控(疫苗预防啥的)、计生、妇幼等没有算入;2、卫生费用除了医疗开支,还包括比如卫健委、药监局等行政开支,还包括医院建设等周边开支;3、而且还有一块,是医保的结余,2017年人社部的数据,是医保收入1.77万亿、支出1.42万亿、结余0.35万亿。


这里的费用数字结构,对于我们理解医药行业,也有现实意义,比如:1. 三级公立医院的住院,是最大的细分市场,这里更容易诞生大品种和大公司,比如恒瑞的肿瘤药和麻醉药等更多就是这个市场;2. 诊疗人次持续个位数低速增长,这个增速远低于行业支付能力的增速,背后是医保已经完成全国扩围,这为医疗消费升级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自我诊疗: 大健康意识起来,后端诊疗逐渐走向前端预防,对C关注度更高。

再一个就是自我诊疗。大家的健康意识起来之后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人强调的这个药食同源。其实现在有个提法叫大健康。就会后端诊疗逐渐走向前端预防跟大健康的意识。也就是说别等生病了,然后再来治病,可不可以提前我们就做一些健康维护等。


其实这个就带来一个新的概念就是健康管理,就是它有两层:


第一层,我是药企的,我可不可以做一些食品。云南白药我可不可以做点牙膏啊,关联的前端的消费品的介入。


第二层,是不仅前端介入消费品,而是在医疗内部,我对你进行管理。比如说糖尿病:不是等你觉得你生病了,你再来我医院看。我是直接,你有个血糖仪我给你互联网一下。我直接把你纳入我的健康管理体系。这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的系统,未来我们觉得这个会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变量。 特别是移动医联,医疗发展之后,比如说,九安医疗,你测的东西全部上云。它会有几个特点,第一,当你的数据异常警报的时候。比如说有些人是心衰的,它会出现这种信号的时候,医生可以直接告诉你。第二种是,比较不急重一点的糖尿病。你至少有个云,有个数据历史的记录。而不是血糖仪一样,每次倒过去看三个都费劲,它一拉100个,5年的怎么变的清清楚楚。这就是一个健康管理的,这个对C(consumer)的融合会更多,因为诊疗走向健康的时候,必然对C 的关注度会上来。To C,这是第二个维度。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