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医药行业概览: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一)

上海英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20-01-03 本文章46阅读

医药行业有个非常独特的特性,就是医疗健康的需求是个无底洞。你有多少钱我都可以帮你花得掉的,所以真正制约这个行业的非常关键的一个点就是支付能力:就是你有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花掉多少。因为这是一个无限需求,可以不断升级的。因此,支付能力就对行业很重要。那支付能力来自哪里呢?


I. 支付能力最大一块来自医保,占整个行业一半支出还多一点,非常关键

最大的一块其实是医保。医保它占行业有多少呢?比如说医保可能一万亿多一点,约1.2万亿。但它是这样,很多医保报销时在50%的,80%的,90%的,所以它背后撬动的金额其实是有2万多亿的,因为医保报销的时候顺带的个人支付的部分也关联的。因此,医保其实占了整个行业一半支出还要多一点,所以医保是非常关键的。医保分为两端,有医保收入端,有医保支出端,我们拆开来看。


- 医保收入端。医保收入端增速的来源其实很简单:1)最大一块是职工医保,这个跟着工资走,加个对应的比例。比例不调就是跟着工资走了。就业人数现在比较稳,增长也没以前那么高了,渗透率也相对比较高,不交医保的公司越来越少了。所以这一块医保收入是相对稳定的。2)剩下来很大一块变量就是政府趸交。因为居民医保它是趸交的,就是居民你交了多少,政府会定期补贴很多钱,这个比例是政府自己定的,取决于政府意愿。这几块加在一起,医保的收入端增速是相对确定的。


- 医保支出端。支出端的增速波动很大,也直接影响行业景气度。比如说13年之前,支出端增速很高,收入端增速下来了,导致医保“穿底”了,被迫控费。控完费之后,医保支出端增速下来了:收入端增速是慢慢降下来的,但支出端是一下子增速降下来,结果就导致医保富余。因此我们就看到了16、17年之后行业有个景气。行业景气度跟医保支出端还是非常相关的。


延伸1. 医保角色在发生改变,药跟械都会经历一个创新大时代

除了这个医保的收入端和支出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医保的角色在发生改变。医保原来只是付钱方,什么药进医保,什么东西报销多少都是卫生系统说了算。现在跟以前不同了,医保的权利越来越大,叫“买方崛起”,它慢慢的会更多的介入到控制什么产品进入医保。这个影响比较大的一点就是:医保,它有个基础的覆盖完成之后,它开始强调质量。这跟国家的时代有关,就是十九大说的,物质的满足走向更美好生活的满足。 这时候医保会去强调临床价值,而临床价值被强调这一点必然对导致‘新药的好环境’。为什么这么说?强调临床价值当然要靠新药了。你要控费,你说仿制药多发展一些,控控费嘛。但这跟强调临床价值是两回事。所以在这个大背景下,药跟械它都会经历一个创新时代,背后非常关键的就是支付能力特别是医保的支付能力 – 它开始从一个广覆盖(大家都覆盖了,都有医保了)要走向质量追求(强调真正的临床价值)的过程。所以创新肯定是一个很大的时代,不管是恒瑞、微创还是其他选手。


延伸2: 创新内部又有一个结构性的变化

当然,在这个创新的大时代背景下,创新内部又有一个结构性的变化。你不是强调临床价值吗?以前,刚开始的时候国家没什么创新药,好不容易出来两个“me too”就“me too”吧, 我也要使劲扶持。但是如果告诉你原来有3个,现在有100个me too药,我干嘛要扶持你啊!我必然会导致一个从me too 慢慢走向me better切换的一个过程。所以实际上,刚开始你要做个创新药,做me too 最好了,成功率很高。最开始,好像别人的创新药动不动就失败,中国的创新药没见失败的:恒瑞恒瑞成功,天晴天晴成功,谁的新药都成功,这个说白了,其实不是真新药,而是me too的,我就是改改结构避一下专利。实际上本质上是一个避专利。但me better 就不是了,me better 你得‘整’出来,比前面那个牛,你得有点东西的。 ($恒瑞医药(SH600276)$ 已经迭代到me better 了)。也就是说:首仿是物质匮乏时代,都是外资原研,你突然来了第一个仿制药你的优势很大,因为国产匮乏嘛,你出来了就是好的。Me too 就是借了一个所谓的创新来避专利。但是Me better 是一个新时代。 它会要求真正的越来越像国际化的那种研发。Me better 最后会延伸到first in class,这是一个全新靶点,全球首创。这个难度就更大。 Me better 已经有些难度了,因为比如说强生有个药,它50%的有效率。Me better 你至少得做到60%吧,这个你筛起来就得多精挑细选,最好是对那个东西有深刻理解才行。所以说Me better 是需要点水平的。这个高水平就会有一个问题,就是谁会做这个Me better呢?


第一类: 就是大家做创新其实会有个先来后到的问题,第一个我要先养活自己,我当然做Me too 啦,成功率高啊。临床价值没有更高就没有更高,回头再说,先活下来。大家第一批推的肯定都是me too。 但是有了me too 之后你会怎么选? 我现在有个药上市了,已经赚钱了,是不是弄点高级的?就是所谓Me better。 恒瑞医药,比如说11年艾瑞昔布上市了,第一个自主创新药上市了。 11年它就开始做了一个吡咯替尼,它就是一个me better的药物。 $贝达药业$ 埃克替尼2011年上市,它其实又做了一个X396(这个还没仔细研究),又是一个me better。什么意思?第一批创新药企它已经迭代到了第二个世代了。它已经开始做Me better了。这种是$海正药业(SH600267)$ 啊、人福啊,就这一点来说他们肯定不行的,因为还没有到阶段,me too 还没推上去,me better 不会花心思。 这是一类。


还有一类:含着金钥匙诞生的,出生就是贵族的。上来就给你整 me better,就是百济神州这样的:我出生就是个贵族,我又不缺钱。别人(传统药企)是要活下去,恒瑞不需要对活下去有担心但是也得先建立个信心。你上来整个药,失败了,多打击士气啊。先搞个成功的,告诉大家:恩,我搞这个没问题!然后慢慢地往上攻,步步为营的,这种是对的。$百济神州(BGNE)$ 这种就不需要步步为营了,出来就是一台顶配的机子。它就可以做点其他事情。上来就开始me better 了,这是一种。


所以说,在强调临床价值的前提下,创新的内部结果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算是一个延伸的话题。把这个延伸的创新药话题拉回来,再回到医保相对医药行业的输入端。医保很重要,而且角色正在发生改变,正在经历买方崛起。


II. 支付能力除了医保还有个人,消费升级是真实存在的大趋势。

除了医保,第二块大块的是个人。个人的支出其实也有一个倾向的,医疗消费是升级的,它不仅是医保这一块,还有一块是个人。首先,医保覆盖70%之后,个人还是得掏钱30%嘛, 还有一块是全自费的。有一个很大的趋势就是消费升级是真实存在的,比如说眼科,比如说口腔。以前牙齿,带牙就是带个金属牙。为什么?400块钱,便宜啊。你要做一个陶瓷牙,多少钱?5000块。你做一个400块钱的金属牙,还是5000块钱的陶瓷牙。以前当然就选400块钱的金属牙了,但是现在人们会不会去选5000块的陶瓷牙?当然会了,好看啊,带个金属牙多难看!这就是消费升级。很多领域都在发生消费升级,就是怎么找到消费升级的点,这是一个问题。你像血糖仪,无创血糖万一成了的话,那肯定也是个消费升级,少扎针,这个优势巨大。


延伸1: OTC, 弱集中、强黏性,运营是关键。

另外,消费其实很大一块还有OTC。OTC因为是涉及消费,行业里面有意思的一个地方就是,人很多,消费者C(Consumer)是很多的。它会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因为你针对的是五花八门的人,他们的想法各异,他们的需求也各异,所以不存在一个产品就占领整个大领域,也不存在说两三个产品占领一个大领域,也不存在两三家企业就占领了整个大市场。它必然存在很多“杀不掉”的企业,它不存在所谓天然集中的问题。总有一些差异化的竞争点,让一些差异化的品牌活下去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虽然一些头部的优质的企业它没法像原料药一样(它通过成本把其他全干掉了),或者手机或者很多标准品一样(它们是天然集中到一定程度的)。也就是说OTC虽然不能这么集中,但它有一个好处就是,有很强的粘性。虽然不能把所有消费者吸引过来,但吸引过来的那部分消费者很可能对你是很忠诚的,很黏的,正好跟你是匹配的。这个时候你的议价权是比较高的。这时候,虽然份额不一定非常在大,但是可以有很高的盈利能力,因为粘性可以带来很好的盈利能力。我们看到很多A股上市的OTC药企,比如说仁和,在最坏的情况下(几件坏事都重叠的情况下),它依然有10%以上的ROE,所以OTC的产品经营的好的话,它的盈利是可以很好的。To C 是很有意思的。这个就是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运营了。To C 的企业很大程度上比拼的是运营,能不能把品牌做好,能不能搞点新花样,创造个新品类。如果一个to C的企业创造了个新品类,那个品类又被你做成爆款了,你就独占了,这个优势就很大了。 所以说,对于to C的企业,强运营很关键。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