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药监演进历史梳理(上)

上海英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9-10-25 本文章5阅读

一、早年美国FDA前身属于农业部,历经多次事件后地位逐步提升

早期美国医药行业和食品一样,是市场化的自由发展,药品由药剂师配制后可以直销销售,也不存在特定监管法规和监管机构;1862年农业部下设化学局,负责进口食品药品检查,是美国食药监局FDA前身;1906年通过《纯净食品药品方案》(the Pure Food and Drug Act),以产品标签信息披露为突破口开始尝试建立统一的监管体系;1927年农业部化学局分离成立食品药品昆虫局FDIA,1930年更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


1937年造成100多人死亡的磺胺酏剂事件轰动全国,1938年罗斯福签署《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the 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要求所有新药必须审批后才能上市销售,药企必须证明其安全性,药监有权检查工厂,并且将医疗器械和化妆品也纳入监管,这是一次重要的变革,药企开始更多关注产品本身性能、药企研发逐渐成型;1940年FDA脱离农业部迁移到联邦安全局,体现了药监局地位的提升。


1961年欧洲“反应停事件”不断发酵,全球数万胎儿致死致畸给美国公众情感强烈冲击,加强药品监管呼声日盛,1962年美国国会与两院通过“科沃夫-哈里斯修正案”,要求进行临床试验同时证明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才能获批,并且严格规范了临床试验的流程,FDA对新药开发每一步骤进行监视,同时取消了新药上市申请60天内不反对即上市的限制,确定了新药上市的必要审批程序,1962年的“科沃夫-哈里斯修正案”一般被认为是药审史上最重要的改革,它奠定了“有效性和安全性临床试验”在药审中的核心价值,也奠定了药监部门在新药研发中的关键地位,美国制药行业逐渐进入到未然专利和研发的现代竞争模式;美国的药监模式被其它主流国家所模仿,逐渐成为全球药监的主要范式。


当然,大幅提高临床试验标准除了提高上市产品质量的同时,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市场的竞争,比如仿制药也必须经历耗时耗钱的临床来证明安全和有效性才有可能上市,导致1962-1984年间大部分过专利期的原研药没有受到仿制药竞争压力而维持高价格体系,这也为1984年Hatch-Waxman法案埋下关键伏笔。


二、Hatch-Waxman法案“创新药专利补偿”+“鼓励仿制药简略上市”,从诱惑与威胁双方面共同强化了药企的创新动机

随着二战后美国经济的持续繁荣,对提高公众福利的呼声也在增加,1965年美国开始以政府财政补助的方式,在市场化商业健康险之外建立医疗照顾制度Mdicare和医疗补助制度Medicaid两套国家医保体系;政府医保体系的持续扩围带来医药需求的不断释放,医药行业因此进入快速发展的黄金期;直到1980s初医保扩围接近尾声,医保整体收入增速下降而支出增速维持强惯性,政府及相关基金举办方为了医保基金的可持续发展开始控费,陆续出台医保支付改革方案,伴随着总量政策上对效率的追求,行业总量增速随之回落。随着医保扩围的完成和总量增速的回落,如何在不增加额外费用负担的前提下保持治疗水平的持续提高,考验着政策制定者的智慧。


1984年国会通过的《药品价格竞争与专利补偿制度法案》(the Drug Price Competition and Patent Term Restoration Act),该法案就是著名的Hatch-Waxman法案;一方面通过建立简化上市申请(Abbreviated New Drug Application,ANDA)流程,鼓励药企开发仿制药;另一方面通过延长专利保护期,大大强化了药企开发新药的动机;这是一个巧妙的平衡双方利益的方案;ANDA仿制药的快速发展为行业节约大量成本,这些成本反过来又为更多更好创新药的发展腾出空间。对药企的决策而言,这是非常重大的转变,一方面是延长专利保护期增加了新药创新的预期激励、另一方面是过专利期原研药的仿制药竞争迅速加剧也增加了缺乏持续创新的风险,两者类似于“萝卜+大棒”,合力之下成为巨大的创新动机,大量药企乘机崛起、重磅大药逐渐成潮。


在1980s年代,美国开始控费以应对医保扩围红利的消退,包括提高患者自付比例、鼓励仿制药使用、推行主动介入的医保管理;但在医疗升级需求释放、政策机制促进之下,医药创新风起云涌、重磅大药逐渐成潮,大量药企也乘机崛起,1984-2000年左右美股大药企整体回报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