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稳增长重点在减税降费宽财政,而非进一步宽货币

上海英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9-04-04 本文章60阅读

3月制造业PMI重回荣枯线上方,景气程度出现复苏,市场对中国宏观经济短期企稳的预期显著增强。

近期研究报告中指出,一季度经济预期的企稳主要得益于金融条件改善、中美贸易边际缓和、且基建投资预期升温。但进入二季度后,货币政策预计逐渐趋稳,财政减税降费有望在稳增长中发挥主导作用。 

减税降费的红利已经陆续释放。个税改革和增值税税率下调已经分别于1月1日和4月1日正式实施,降低社保费率也将在5月1日生效。

财政部指出,全年增值税改革降负规模超过1万亿元,增值税下调的直接效应是降低制造业税负,同时部分减税“红利”将传导到终端价格,由此消费者实际购买力也将有所提升,估计约6成减税带来的“折扣”将传导到终端价格上。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增值税下调可能短期带动一些行业降价,但宏观层面,财政扩张最终会提振总需求,充分传导后会提高一些行业的总需求及定价能力。 ”

个税改革方面,财政部此前提到,去年10月到今年1月,个税改革的4个月间共减税近2000亿元。机构测算认为,今年全年个税减税可能超过6000亿元,相当于2018年GDP的0.7%和全部居民可支配收入的1.5%。

5月1日起,各地可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可降至16%,并核定调低社保缴费基数。社保降费规模可能至少为4000亿元,约占GDP的0.4%,其中约3600亿元为费率下调带来的直接减免,其余为各省份基数下调的影响。。

机构报告还提到,如果本轮大规模减税降费得以有力实施,制造业与大消费将最为受益。“这种形式的财政宽松可以有效改善企业部门的现金流、并同时提升消费者的购买力。”

与货币刺激或大幅增加政府投资相比,降税降费对总需求的提振效应更为“平滑”、且其他“副作用”也更小。以降低政府收入份额的形式实现财政宽松有其自身的优势,这类政策不直接抬高杠杆,也无资产价格泡沫化、投资回报率下降等隐忧。